确定最佳解释的标准真是和划分攻受的标准一样 

迷。

我为什么要支持这个立场呢???


不久之前严肃地考虑过要不要去再读一个生物专业,出于想要了解生命奥秘自然之律诸如此类的形而上理由。

可能因为一直在想这件事,前几天晚上终于做噩梦了。梦见自己面对一群嗡嗡的蝇企图将它们进行交配,以及试图解剖一只奄奄一息的抽搐的蛙。然而一股难以言喻的眩晕恶心感使我定在原地无法行动,于是蝇和蛙极为迅捷地朝我的面孔扑来。

我吓醒了。并且想读生物专业的冲动淡了一点。

如果我梦到的是培养皿里的细胞说不定会效果相反?后来回想一下,应该并不会,可能我的梦会一路往《血里的音乐》方向狂飙,醒来后也许就彻底打消学生物的念头了……



老师在讲墨辩逻辑,我在下面写论文,突然听到“……他的弟弟是美人,但是他爱弟弟并不是因为弟弟是美人。即使弟弟不是美人,他还是爱弟弟……”

我论文有点写不下去了= =

早年的翻译总是别有风味:

严复 译

J.S.Mill “the system of logic”——穆勒名学

logic ——名学

conception—— 名

syllogism—— 演联珠


再次认识到自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画风控。凡画风不合胃口的动漫,无论剧情多吊人胃口基本都无法看下去。偶尔有一两部漏网之鱼,在真正被剧情吸引并且与角色产生共鸣之后,当时会迫不及待想看后续,然而……只要过几个月(更别提时间超过一年的了),再次看到曾经喜欢过的动漫,即使脑中还留存着“这部很好看啊!”的印象,面对与本性不符的画风还是会有很强烈的适应不良。就像在吃鲜奶冰淇淋时,虽然内心无比期待鲜奶的味道,但在此之前已经冻得牙齿打颤吃不下去了= =

期末季论文DDL前恐怕是我看小说最快并且突然对很多新学科产生极大兴趣的时候。

田中芳树要来我们学校开讲座了,而我居然有课= =

总是走在路上会突然想到一些很有趣的脑洞。但是很快就忘了,再次想起来“我在XX时候好像有一个有意思的脑洞是什么来着……”往往就再也想不起来了T^T

依稀记得最近的几个,一个是和形而上学上的时间→经济学中的时间有关的;一个和失明症漫记有关;一个和结构实在论有关;还有一个和技术时代的N种死亡形式有关……但是我具体想了什么???完完全全没印象了……

果然还是要早睡啊!!!

震惊了。翻到一部重口耽美漫画,里面一条狗竟然是以卡尔纳普的名字命名的。虽然翻译基本是错的。但是对此十分敏感的我能确定这个所谓的“理性正式主义鲁多尔夫卡尔纳夫”必然是逻辑实证主义哲学家Rudolf Carnap。

虽然我非常想知道卡尔纳普的思想中哪些会和这部漫画的主题有关(莫名觉得最有可能的是卡尔纳普随机刷了个名字……)但总之我有点看不下去了,愧疚地只想去看论文……

我现在有点怀疑作者是不是个哲学爱好者……她的另一部漫画也体现出了很可以深挖的哲学主题,但是只是抛出了问题,正儿八经的哲学探讨是不存在的……)

上货币相关的课
老师讲到中国历史上一直有私人铸币的传统,比如汉文帝的男宠邓通。顺口吐槽了一下汉朝皇帝多有类似的爱好:
“那个断袖之癖就是汉…汉什么帝来着?”
我本能地:“汉哀帝!”
老师:“哎哎你怎么会知道啊?”
(请脑补一个秃顶的常带点冷幽默的中年男老师的语气)
我:“……”
(全班哄堂大笑)
老师:“他那个叫董什么来着?”
我又本能地:“董贤!”
老师:“哎哎哎你看!”
(全班持续大笑)
我忍不住捂住了脸(ノ_<)

© 银火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