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粗糙的脑洞记录:克力同

最近精分地看克力同篇时突然冒出的脑洞:

背景设在R1初期,朱雀作为谋杀老三的嫌犯逮捕前后。

课堂上,(比如古希腊哲学原典选读或者伦理学之类的课)讲到柏拉图的克力同篇,下课鲁路修和朱雀就开始辩论克力同和苏格拉底哪一方比较有理。

此处应有大段基于文本的论述。(略,不想再写一遍作业= =)

显然朱雀非常能理解苏格拉底;鲁路修就对这个死脑筋及其无语:判处义人死刑的法律是坏的法律,城邦是坏的城邦。坏的就不用遵守,应当越狱并且摧毁这一切,然后建立起好的、值得守护的律法。将无辜者的鲜血白白泼洒在本身就腐朽的制度上是愚蠢的。

然后两人辩着辩着,朱雀渐渐感到一种微妙的似曾相识——怎么这家伙的逻辑和zero当初半路劫我时说的话这么像啊,于是就把那会儿的情况倒出来,跟鲁路修吐槽了下,顺便以此作为反面例证。

鲁路修僵硬了一下,接着扶额:你还真把自己当成苏格拉底了啊。倒是这个zero,不仅主动给你offer,想法也很有见地。

朱雀并不服膺:谁给他判断善恶的权柄?每个人的标准都不相同,都只是“意见”(此处可有巴门尼德及其延伸理论若干),凭什么zero心血来潮的意见就要撼动社会的稳固?

鲁路修怒:那凭什么布里塔尼亚强权的意见说了算?就因为情况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吗?存在即合理吗?

朱雀安抚道稍安勿躁,布里塔尼亚自然是不好的,但是要从内部改变它,而不是让一个恐怖分子把它搅成一锅糊。拆毁圣殿,然后在三日之内重建?做梦!毕竟鸡蛋从外打破是破坏,从内打破是成长。

鲁路修说你这什么逻辑混乱的狗屁理论,我到底为啥要和一个脑子里长满肌肉的人讨论哲学。

然后又表示,虽然雅典判了苏格拉底死刑,好歹他在那儿活那么久,有着深厚无比的感情积淀;但反观布里塔尼亚一个侵略国家,搁古希腊你就是被征服的外邦人,那么乖乖任其摆布简直是不可理喻。更何况那时苏格拉底都七十了,早过了鼎盛年。泰勒都说,如果是不到三十岁的柏拉图处于当时的情形,他会毫不犹豫地逃走。你才十七呢傻瓜。该读书的年纪去寻什么死。

朱雀反驳说恰恰相反,克力同劝苏格拉底的一条理由是他死了不能亲自教育儿子;至少在这一点上,我现在十七岁,无亲无故的没有这个问题,死就死吧也不碍事。

鲁路修急了,那不还有我吗!……还有娜娜莉!你觉得你死了我们没关系?

而后猛地一激灵,哦,对了!苏格拉底觉得死亡要么是“无梦的酣眠”,要么死后能与先贤共聚,所以“汝活吾死,孰优孰劣,唯有神知”。难道你身为现代人还觉得死亡无关紧要吗?难道你潜意识里存在着对死亡的渴求吗?殉道,嗯哼?像耶稣基督一样?像苏格拉底一样?

朱雀沉默了一会儿。(对方get到了point)

鲁路修于是就握住他的手慢慢地说,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活着。就算是为了我……和娜娜莉。不要管这些有的没的了。你务必答应我要活下去,不要轻慢自己的生命。我只求你这一点。

然后在朱雀作出回答之前,亚瑟跳过来咬了他一口。话题中断了。

……

(然并卵,不管答不答应最终都得答应)

不继续脑补了……毕竟上课的进度已经到柏拉图了OTZ

 

 

评论
热度 ( 11 )

© 银火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