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之处在于,奔涌咆哮的怒涛巨浪被禁锢在狭小逼仄的空间中,唯一的出口是一根细水管。因而无论如何也只能在出水口作汹汹之势;见者叹,这是一股多么急的小水流呀!然而,不,它理应是遮天蔽日的、雷霆万钧的。因此,那股虚弱的水流是不堪忍受的、卑下的形态;也因此,它一旦突破限制,必将洪水滔天。

评论 ( 5 )

© 银火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