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负面情绪100题】1、Insatiability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在他所有文质彬彬友好表面之下,所有机关算尽虚与委蛇之下,所有理智判断冷静行动下,所有深沉哲思理想主义之下——没什么可说的了,再不要这些文明加诸的纹饰了!——当这神秘朦胧的七重纱衣层层褪去,当最后一快遮羞布撕扯焚毁,他将暴露出最本真的灵魂。

他从史诗的时代一路走来,从荷马时代的辉煌崇高到古典时代的理性思辨,从中世纪的神圣权柄到启蒙时代的自由平等,从资本时代的急功近利到后现代的虚无解构,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灵魂上烫下烙印。

但他最终仍是蛮荒时代的造物,原始本能才是真正镌刻在他灵魂深处的、那支配他的排山倒海摧枯拉朽的力量。

他是远古荒原上呼啸而过的风,裹挟着粗粝的沙石与刺骨的寒意;他是万丈高山上熊熊燃烧的火,焚尽植被徒留焦黑枝桠,数月不熄。

他是善也是恶,他是动物也是神明。他由自身狂暴的欲望驱使着,盲目地欢乐、盲目地痛苦;他竭尽全力,用怒吼使雪山崩塌、用怒火将海洋煮沸。他是不知餍足的巨兽,张着血盆大口择物而噬,他不断地征伐、征服,所经之处遍地血污。

但他注定无法逃脱宿命的阴影,他注定处于恒久的煎熬之中。

他终日吞食,但他永远饥饿;他蔑视上苍,但他终将被闪电与雷霆惩治;他不屑目视脚底的尘埃,但在高悬天穹的星辰看来,他们实则并无分别;他燃尽自身妄图轰开天幕,但他必日渐腐朽衰败,他必悄无声息地被忽略淡忘,他必如同所有像他一样不自量力的人一样颓然倒地,被自然的伟力随意抛掷,最终被抹去所有痕迹。

我曾畏惧他,我曾敌视他,我曾憎恶他。

但没有人比我更理解他。

我看到他横冲直撞地追寻,直到筋疲力尽;我看到他日复一日地拷问,直到声嘶力竭;我看到他在荆棘丛中狂奔,直到遍体鳞伤、血流如注。

他是罪孽也是救赎,他是我的挚友,他是我的手足,他是我的半身,他是我。没有什么能将我和他分开。我和他从未分开。


评论 ( 8 )
热度 ( 30 )

© 银火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