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负面情绪100题】2、Mercilessness

我应当清楚,那时我对不幸的理解始终是狭隘的;我对悲惨的同情也始终是肤浅的。它们始终是在巨大的光辉之下瑟瑟发抖的影子,渺小、灰暗且无力。我站在高塔之上俯视它们,透过它们的低微感受自己的高度,由此得出一种苦涩的类比——那尘埃与我的差距,远小于我与天穹的差距。我对它们的怜悯,出于一种奇异的混合,掺糅着我对自己的饮鸠止渴般短视的庆幸和随之而来的更彻底更绝望的对自身无力的怜悯。

直到……

我时而叩问自己:若非发生了那次不幸的事件,我会沿着他描绘的道路走多远?

我羞于承认,但必须谨记——作为一种敲打、一种警醒:那些年少荒唐的岁月始终盘根错节地生长在我的体内;它们不断地提醒我,我和他的差别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大。

 

评论
热度 ( 12 )

© 银火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