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票圈看到老师发John Searle性骚扰女学生的消息,各位教授们纷纷在回复里感叹哲学太无聊了。虽然并没有碎三观的感觉,毕竟我圈还有海德格尔……但想到昨天还在看他的书,赞赏他的智识,内心依旧不免产生了一种幻灭的感觉……

但至今为止我对塞尔的了解还是集中在他的心灵哲学方面,不知道他对于伦理学的观点如何。仔细想来,即使他在伦理学上颇有建树,也不会因此就杜绝此事的发生。

也许是时候再重温一下自己去年想过的苏格拉底“腐蚀青年”的问题了……


“我被爱智的毒蛇咬伤了”



评论

© 银火虫 | Powered by LOFTER